幸雪

超低产作物,在大大环伺的cp界默默耕种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码一个自己做的艾空艾梦
常年做惊悚梦的我居然也能在梦里给自己投喂这么棒的脑洞……可惜没有时间写了
那么,这么好的游戏在哪里可以玩到呢.jpg

  8 2

深夜泣血。

想勾搭满脑袋都是骚操作的奥圈文/图手大佬啊。
尤其是贝赛捷三角修罗场顺带昭和宇宙旧平成宇宙新平成宇宙甚至隔壁假面骑士宇宙一起联动,爽岂止一个字。
然而大佬们不是忙到神隐就是因为我的邪教正剧主义而无颜再见。
注孤生,身为混账扑街仔这辈子注孤生。
还嫌没丢人死,不如即刻自杀。

 

哨向学院paro记梗or短打?

【和@花君-在搞盖亚贺文  的哨向paro的部分设定,捷德小时候被送到地球从人类状态的5岁待到15岁】

【虽然不在光之国而且人间体状态用不了作为奥特曼的大多数能力,但是能学而且该学的东西还是要学的比如奥特念力】

【“某个人”大概是这个paro里的养父母或者干脆就是锤老】

【其实本质只是和@天知家地下室聊天过程中的突发记梗】

阳光明媚的午后,男孩儿坐在客厅茶几前搭纸牌塔,一张牌从指尖飘起在空中翻转,阳光中倏然绽放出微弱的虹彩。男孩轻轻拨动指尖如臂使指般将兀自浮游的两张纸牌架上已经搭建好的部分,神色凝注间带起一抹淡然而飒爽的微笑。刚刚走入客厅的某个人不由得静静注视着孩子...

  9

宝国paro奥特人设

依然是基于@春野喵叽 的可爱图的设定
这次是平成三杰+海神
迪迦:血射堇青石,本色为紫色+黄色色带,内部含有排列整齐的针片状氧化铁包裹体,某些角度下会显现红色,硬度7-7.5
戴拿:部分特征类似变色萤石的玻璃陨石,拥有红蓝二色的变色性,硬度不明
盖亚:红色托帕石【查证后换成了这种岩浆宝石】硬度8
阿古茹:海蓝宝石,硬度7.5-8

盖阿是欧布的朋友,戴拿是赛罗和高斯的朋友,迪迦……是来去无踪的神秘人物【这里设定有宝石的不止一块陆地虽然陆地之间距离很短,不过新世代都在一块陆地上】

以及宝石捷德相关的一些小段子创作中,看这几天什么时候有闲了……吧

  13 4

【宝石之国paro】【赛捷】Greek gift

鸣谢来自 @春野喵叽 的二次创作开放!

那是一把在宝石有记载的历史上实战过的最大的武器,一把巨镰。宝石们罕用双手武器,银河的火花长枪已经是个例,这柄凶器则在长度的基础上附加了宽阔锐利的镰扇,直立起来能将漆黑的内刃高悬头顶。它的质量和挥动时产生的巨大惯性直接劝退了硬度低于8的宝石,而要将这柄沉重的凶器挥舞如风收割进犯的怪兽和宇宙人们的性命,硬度、韧性、技巧和举重若轻的舍己战意缺一不可。事实上在宝石们的历史中,这把武器只有一位宝石曾经能运用娴熟——以及另一位正在以此为目标而孜孜不倦地锻炼。

就像现在,赛罗坐在基地前的台阶上整理着今日的报告,水母们在夕阳映照的水池里轻盈地浮游...

  51 12

欸我发现这两个图居然是可以连贯起来的……
前一张:就皮这一下
后一张:溜了溜了,不跑是孙子
😂😂😂😂😂😂😂

  20 5

【自娱自乐向】我流捷德TV剧情重置

这是从4月份开始断断续续和 @花君-死于fa♂考  @鸣雀  @thanatos 聊天的成果,放出来仅供一笑,也算是了结一下我对捷德这个背景设定的怨念吧,明明罗布都出来了我还纠结什么过气捷德【滑稽】
捷德1-17重置
捷德18-25重置
本质为聊天记录整理,有语无伦次的情况和很多bug但大概没精力再揪出来了,就酱😂

  60 31

贴点私设……鉴于圆谷至今没告诉我们佐菲他爹姓甚名谁,为了【未来大概也许有可能】写的光之国老一辈密辛,就给他捏个名字吧

目前定下来是「纳斯泰尔」

【来源】佐菲的名字是化用希腊语中代表“智慧”的“索菲亚”,古希腊又有“记忆是智慧之母”的说法,因此选择希腊语的“记忆”即mnasthai作为原型

这是一个只活跃在现今少数人记忆中的角色,对他的执念也是造成这个私设中贝利亚自毁的起源,对应了“记忆”这个名字

mnasthai又是英文中amnesty“失忆症”的词根,对应这个私设中贝利亚因为对他的执念铤而走险,被附身后却失去了这最初的动机的设定,“记忆”衍变成“失忆”,失去的不仅是记忆更是情感,个人...

  14 34

大概是预告/别撕/撕即删

是这样的,在一波微博的洗礼之后我打算恶待一波小陆【欠债list终于要开始还了】该怎么说,只是想尝试一波人间哀凉的不可抗性而已……将奥特曼这个身份的重量和TV/剧场版给我展现出来的他的觉悟层次来比对的话,我能得到的只有悲哀的未来啊【】

  5

在贝利亚漫长的八年反派生涯之中,他只向两个人伸出过橄榄枝,镜子骑士和雷。即使是以奴役的名义和手法,但依然是他少有的主动想要将他人收入麾下的表现。



而镜子骑士很像奥特曼,雷变身后也很像奥特曼。



比起朋友跨宇宙的赛罗,他好像总是那么形单影只,即使有忠心耿耿的黑暗五人组和伏井出K跟随,他却始终未曾对他们表现得过于主动,连做出来的机器人洛普斯都是完全仿照了赛罗的样子。这其中固然有嘲讽赛罗的用意,但结合这两次失败的招募,是否也反映了他潜意识中的某种渴望呢?

结合光辉赛罗那句“你不也是堂堂奥特曼吗”,这一切举动都显得那么哀凉。

你是有多孤独啊,贝利亚。

  47 4

© 幸雪 | Powered by LOFTER